維吾爾小女孩,是我的老師

吐魯番 —> 吐魯番站 —> 克什站

離開吐魯番阿哥家,阿哥在我們到客運站,我們和一位維吾爾族婦女和兩個小孩,一起拼車到「吐魯番站」(非常得遠)20 RMB。一路上,Ayers整個快睡著了,懷裡捧著阿哥要我們路上吃的兩小袋滿滿的紫葡萄(無籽,超甜)。坐在後座的Ayers,望著左邊的維吾爾族有朋友們和她們媽媽。小朋友很可愛,但媽媽非常的害羞(可能是因為漢語不好,所以不說話,只微笑)。小貝鼻看著我懷裡的葡萄很感興趣,直盯著看。我禮貌性問了媽媽,經過同意後,塞了一口到寶寶的口中,她把葡萄肉吐了出來,吃著葡萄皮,我們都笑了。我開始一粒接著一粒,喂起了寶寶。旁邊另一位小女孩,笑得非常天真可愛。開始和我玩了起來,教我說維吾爾語。間單說呢,就是他看到車窗外的什麼風景,她就教我說一句。但實在是太多了,Ayers記不起來啊,哈哈。教過一輪,我也跟著唸,但唸完一輪也忘光了。最後只記得「葡萄」、數字「一」….(真是不成材的學生),只要Ayers發音一不正確,小女孩就會激動的又笑又尖叫的,好似受不了我這個笨學生,真是讓我哭笑不得啊~

到了「吐魯番站」,人不像廣州這麼多,安檢、入站的速度都很快。從吐魯番12:10到喀什大約06:50多,做了快18小時的車程。之前在台灣聽到這距離和時間,都覺得驚人,但現在也都習慣了。只要睡兩次覺,目的地很快就到了(瞌睡蟲)。

到「克什站」天都還沒有亮,雖然北京時間是06:50多,但在地時間其實是04:50多凌晨。我倆拖著疲憊的身軀,搭計程車來到清真寺找住宿。

天都還沒亮,許多賓館都還沒開門(上鎖的)。直到最後,有幾間被我們敲門聲叫醒,幫我們開門。這我才知道,新疆安檢嚴格,所以就連半夜時,安檢人員或店家,甚至會睡在一樓。其中,我們來到一間「抓飯店」,誤以為是「飯店」。要到餐廳找住宿,讓老闆笑話了,說這裡沒住,只有吃的。我們才笑笑地離開。IMG_3598

最後,終於有一間沒上鎖,且價錢合理,所以我兩決定住進「華都賓館」,60 RMB/ 夜/ 雙人房。一進房,我倆呼呼大睡,忽然覺得清晨入住房間是最划算的,感覺多住了小半天,多睡了幾小時的覺,哈!IMG_3603

IMG_3599.JPG

等待睡醒一早,我們喀什的朋友來約見面囉,嘿嘿~

 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